火箭夺诗巫‧政坛现新局‧年轻票主宰朝野来届胜

  作者:   浏览: [ 497 ] 次

火箭夺诗巫‧政坛现新局‧年轻票主宰朝野来届胜(槟城)大马出现新政治,不过,政治分析员直指,大马年轻人政治意识低落。民主行动党取得新突破,在砂拉越诗巫国会议席补选中以398微差票数胜出,使东马国阵稳固地位受到一定的冲击。来届大选,选民投票趋向,尤其年轻人手中一票,不但影响国阵政权,也是民联政治生命力得以茁壮或趋弱的关键。目前,国内约470万适龄者尚未登记为选民,引起朝野政党的关注。为甚幺这幺多的年轻人不愿主动登记为选民呢?年轻选民怎幺想?他们的投票抉择?这都是国阵和民联政党深刻思考的重大问题。理科大学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西华慕鲁根博士直言,大马开始出现新政治,但年轻人的思维和醒觉却没有跟着提昇,虽然很多人说年轻人改变了大马的政治版图,但大马年轻人的政治意识还是相当低。他认为,很多年轻人知道如何登记为选民,但他们就是不去登记,或在登记后也不热衷于投票,因为他们对政治感到厌倦,也不相信自己微不足道的一张选票能带来改变。厌倦无休止政治纷争他说,他们对于国家无休止的政治纷争感到厌倦,天天看到政治人物玩弄政治,只为个人利益而不为人民利益着想,令他们对投票失去兴趣。此外,他说,年轻人也觉得自己的一张选票根本不能影响选举的结果,有没有投票都不能改变选举的结果。他说,年轻人是国家未来的主人翁,他们有必要了解投票的重要性,要知道,他们的选票能够带来改变,可以决定国家的未来方向,也可以决定我们的未来。“选民认为一张选票不能改变甚幺,如果1万人都这幺想,情况会怎样呢?”“我们要当有责任感的公民,我们要求领袖保护我们的权力,我们也要了解自己的权力。”具归属感应登记投票“如果我们不去投票,把投票交给其他人去做,这可能导致选举出现不同的结果,选票能决定国家要朝甚幺方向发展。我相信如果大家对国家存有归属感,都应该儘早去登记为选民。”西华慕鲁根说,犹记1999年全国大选,由于烈火未熄运动及安华被捕事件,很多年轻选民纷纷赶往选委会登记为选民,希望能够在全国大选中投票表达自己的不满。当时出现65万至75万新选民,但是选委会却不允许他们在大选时投票。“根据选委会的规定,你不能今天登记然后明天要投票,因此,大家最好是趁现在就登记为选民,而不是等到最后一分钟。”国阵若改变能赢年轻票虽然很多人认为登记更多年轻选民对民联有利,不过,理科大学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西华慕鲁根说,以现在看来,年轻选民是倾向支持民联,但是他们转向支持国阵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以乌雪补选结果来看,很多在2008年全国大选中支持民联的年轻选民,在补选中重新支持国阵。”“这意味年轻选民在两年前大选中支持民联可能不会长久,如果国阵在未来两年能让这些人看到改变,他们仍然会重新支持国阵。”不满国阵领袖高傲态度西华慕鲁根认为,年轻选民的投票方向有2种,第一种是想要看到改变,希望改朝换代,这些人主要支持民联。另外一种则支持国阵,他们受到父母影响,或在政府的政策中受惠,希望看到国阵改变。他说,国阵在308大选中惨败,是因为很多选民对国阵投了反对票,他们对国阵领袖高傲的态度感到生气和不满。他说,下届大选,如果他们能看到国阵作出改变,他们仍然会支持国阵。如果他们在这两年里没有看到改变,他们将继续支持民联。他说,国阵的年轻领袖必须加强与年轻选民的联繫,以赢取他们的支持。骑墙派日多视课题投选大马的选民中出现越来越多“骑墙派”(Fence Sitter),他们没有忠心于任何政党,影响他们投票方向的是政党是否关注他们所关心的课题。西华慕鲁根说,他们关心好施政、透明化、人权、肃贪、福利等课题,不像以前的选民只关心发展,他们相信不论任何政党执政,同样能带来一定的发展,如修建马路或提供基本的设施。“对这些人而言,任何政党都能够带来发展,而他们想要的是更多。”他说,政治人物必须能够跳出本来的思考方式(think out of the box),才能争取到这些选民的支持。他说,在一些地区,骑墙派选民更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他说,在任何选区,国阵和民联的忠实支持者各佔30至35%左右,其余30%就是骑墙派选民。他们以课题来决定他们的投票方向。“他们不属于任何政党支持者,对他们而言,如果他们的课题没有受到国阵关注,他们就会投向其他政党。”挺国阵死忠派数目减“以前,国阵的忠实支持者很多,因为选民感谢国阵为国家所作的贡献,但这数目已经不存在。”他说,在全国大选或补选,国阵已经不再以大比数胜出,民联已经拥有自已的支持者。他说,骑墙派选民通常都是年轻人,他们不曾经历国家独立或513种族冲突事件,他们受教育的程度比较高,并从不同媒体取得资讯,他们经常从电子媒体取得资讯,如部落格、面子书,微特等。他说,很多年老选民现在也受到孩子的影响,在大选时改投民联,不再支持国阵。虽然各政党不断在努力登记更多选民,不过西华慕鲁根认为,人民通过该政党登记为选民,并不一定会把票投给该政党。“如果登记更多选民就能取得更多支持,那登记最多选民的巫统也不会在308大选中惨败。”100议席决胜票不足10%民主行动党策略局主任兼槟城升旗山国会议员刘镇东分析,国阵和民联在308全国大选中所赢得的席位当中,有100个是以不超过10%的多数票胜出,意味两党选票的差距只是约20万至30万张,换言之,少数选票在下届大选可能扮演关键性的角色。不投票即让别人作决定他说,如果这些选区的选举结果出现变动,影响的可能是国家政权行动党槟州秘书兼浮罗池滑区州议员郭庭恺也认为,年轻人对政治冷感,不登记为选民,也不投票,但每次大选后却对选举结果呱呱大叫。“如果我们不登记或不投票,意味我们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来替我们决定。”根据选举会的统计,民联所登记的选民人数比国阵更多。对于民联积极登记年轻选民,是否担心年长选民在下届大选回流国阵,刘镇东说,虽然年轻选民倾向支持民联是事实,但是登记选民的原因是希望投票能够反映大马的情况。他说,如果观察大马的人口结构,我们会发现这个国家其实很年轻。据国家统计局的资料,72%的人口是40岁以下的人民,当中的42%则是20岁以下的人民。如果年轻人民都不去投票,投票结果如何能够反映出国家的现实呢?应採取自动选民登记制刘镇东说,选委会应该採用自动选民登记制,让所有适龄国民自动成为选民,并把合格选民的年龄从现在的21岁降至18岁。他说,年轻人对政治冷感是事实,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导致他们不去登记为选民,就是登记为选民很不方便。他说,选委会应该让所有足龄的国民自动成为选民,这并不难做到,因为从在开始,国民登记局以及选委会的资档案库已经可以连线,共享国民资料,因此适龄国民自动成为选民,而不需要经过登记的建议绝对可行的。他说,全世界目前只有约20个国家包括马来西亚,把合格选民的年龄订在21岁。选委会应该考虑允许国民在18岁就享有投票权。【热点新闻:诗巫补选】‧2010.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