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门徒的代价

  作者:   浏览: [ 215 ] 次

◎吴俊贤/浸信会怀恩堂会友

经文:路加福音九章57-62节

你的心中所谓「门徒」的定义为何?是耶稣上山祷告后拣选的那十二位,还是你、我都可能是耶稣的门徒?

按照魏乐德博士(Dallas Willard)的说法是,每个决定跟随耶稣的人都算是祂的门徒。然而,跟随耶稣的代价是什幺?

在我们信主前直至信主后,已经听过不少人述说并见证神的恩典是白白给的。那幺,跟随耶稣是否也无须付出任何代价呢?

当我们看到路加福音上记载了耶稣的一段谈话,而其中耶稣对那些兴致勃勃、跃跃欲试地想要跟随祂的人所作的回应,不仅是对今日正準备作传道人的人在说话,更提醒了每一个想要跟随祂的人。

兴致勃勃的跟随者

我们知道《路加福音》是医生路加所撰写。四福音书中,不少人认为该卷书呈现出的文采最好,相信这或许和路加个人的学识有关。

此外,有人亦认为路加除了是一位具独特观点的神学家,亦是一位审慎、忠实的历史学家。我想路加除了对过往事件的观察,具有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外,必定也能将庞杂的事件一一去芜存菁,为后人筛选、保留那些重要而值得载述的事件。

在路加福音九章57-62节记载耶稣所说的多段话语:「…耶稣说:『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只是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耶稣说:『任凭死人埋葬他们的死人,你只管去传扬 神国的道。』…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相信必然有作者所欲带出深远之意义。

初次读到这段经文,我不禁对耶稣上述的回应,感到震撼不已。那些想跟随祂的人,本来心中那股嚮往所燃起的冲动与火热,应该也就在耶稣的回话后,顷刻间都烟消云散。

在这当中,也让我再次思想到,当彼得信誓旦旦地对耶稣说:「众人虽然为你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耶稣却告诉他:「我实在告诉你,今夜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尚未自觉的彼得马上又热血澎湃地回应说:「我就是必须和你同死,也总不能不认你。」(马太福音廿六章33-35节)

多少时候,我们就像是当年準备跟随耶稣的人或门徒彼得一样,不仅对自己不够认识,也对追随主一事怀抱着许多不该有的幻想?

不近人情的耶稣?

我们在耶稣随后的回应中看见,祂竟直呼那些埋葬死人的活人为死人,如此之举也势必难逃苛刻、不近人情之讥。

然而,生与死对于主耶稣而言,绝非是只在肉体有否生命现象,而是灵魂的甦醒与否。耶稣说:「得着生命的,将要失丧生命;为我失丧生命的,将要得着生命」(马太福音十章39节)。历世历代以来有许多离开自己出生地,将自己的生命栽在异乡者,如德国殉道家潘霍华,在他的身上看见他所活出的永恆生命。

那幺,作子女回家埋葬自己的父亲或与家人辞别,实乃人之常情。十诫中唯一带有应许的诫命,是孝敬父母(出埃及记廿章12节)。

耶稣的回应,想必让当时想跟随祂的人深感不安,更让人觉得苛刻、不近人情,甚至认为有悖于孝道。

让我们了解耶稣真正的心意:祂深知那些想追随祂的人,心中仍有着太多的罣碍和犹豫,以致无法全心追随祂;神国的事工上,倘若我们心中有太多的放不下,那些事物就会成为事工推动的诸多拦阻。

在此同时,我们尚须注意的是,当我们倡导属灵的优先次序时,不可把「上帝为首位」空洞成一种口号或成为一个推託其他该做的事而未做的藉口。它是门徒生活应有的优先次序,为要形塑一个人的属灵生命;当你看万事比上帝重要,它就是你的偶像,也就会是你在服事上的牵绊。

福音书上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马太福音十六章24节、马可福音八章34节、路加福音九章23节)。若非如此,如何能成为真正的门徒呢?保罗之所以将万事当作有损的,正因他以认识主基督耶稣为至宝。他为耶稣已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书三章8节)。

「上帝为首位」并非口号

我们都已经认识主基督耶稣,但你我有以认识祂为至宝吗?我们愿意为祂丢弃什幺?多少时候,我们常常想挑战神的诫命和要求,但其实却是本末倒置了,因为我们该挑战的是自己的不顺服和心中的罪,而非诫命背后所彰显的爱。

我相信,当我们深知一切都是神所赐的时候,我们也就能够承认再也没有什幺比祂更为重要。因为,拥有祂就拥有一切;没有祂,我们什幺也没有。

透过路加所记载的这段经文,帮助我们明白「作门徒」绝不是每週「坐」在教会的椅子上就成了,也不是作门徒就可以开始过着享福的日子,而是必须付出代价。而那个必须付出的代价,正是放下那些你我心中所放不下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