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人率领8亿人山寨的毛泽东时代

  作者:   浏览: [ 236 ] 次

“8亿人民8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想当年,8亿人民被编成班排连营关进笼子里成为8亿子弟兵,听任1个红司令为所欲为。8亿中国人匍匐跪地,在20世纪后半叶“举天下以奉一人”,圆了毛泽东“以我之大私为天下大公”(黄宗羲语)的“独夫”梦。一个红司令率领了8亿子弟兵的丛林山寨风景,谱写了亵渎20世纪人类文明进化史的耻辱一页。

8亿人被禁锢笼中,毛一个人在笼子外随心所欲——毛泽东是全国唯一的最高政治权威,林彪、周恩来都是唯命是从的臣仆,靠输诚尽忠才能保命;甚至江青都自称“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

毛被吹捧为“中国几千年、世界几百年才有一个洞察一切的旷世天才”,毛的话是“最高指示”“一句顶一万句”,毛的思想是“顶峰”,是“精神原子弹”。因而,随着毛成为全国唯一有言论自由与思想自由的人,林彪、周恩来都只能唯唯诺诺地挥动小红书,8亿人谁又敢乱说乱动呢?全民只能在“全国办成毛泽东思想大学校”里洗心革面,改造成一代新人。毛被美化为大公无私、鞠躬尽瘁的道德楷模,是君师合一的,政教合一的样板,因而,当毛成为唯一的最高精神领袖与国教教主之后,全民早请示晚汇报地只为一个至高无上的人活着——当年我们天天唱的,不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就是8亿朵葵花围绕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旋转之类生命价值之歌,不是吗?

打倒了所有反动学术权威之后,郭沫若为他注释诗词,钱钟书为他翻译着作,毛泽东一言九鼎,成为哲学、政治学、经济学、伦理学、管理学、历史学、诗词等文学艺术所有领域最高的唯一的学术权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抄家没收财产之后,毛泽东是全国唯一的富豪——罢黜百家,独尊毛着之后,茅盾、巴金的稿酬都停发了,全国只给毛一个人发稿酬,1966年已经发到了500多万——然而,随着“万物皆备于我”,全国最好的物品如服装、鞋帽、瓷器、卷烟、茶叶、水果、特产等都以进贡为荣,毛吃剩下的芒果转赠出去都成了8亿人的神品,毛也成为全国唯一不须摸钱、不须数钱的人,一个最早“工资基本不用、老婆基本不动,吃喝全靠进贡,消费全部特供”的人。

谁都知道,毛是全国唯一有不止一架专机,不止一列专列、不止一台专车、不止72处别墅行宫的人,也是在介绍信与票证禁锢制度下全国唯一有旅行自由的人。在那个8亿人只有8个样板戏、几乎也只有8本书、8部电影的年代,毛泽东还是全国唯一随便看书、随便看戏、随便看电影的人。

更令人羡慕嫉妒的是,在那个全民禁欲,通奸被判刑,上亿夫妇两地分居,避孕套被叫做“探亲一号”的年代,毛是全国唯一有性自由的人。试想,一只握过毛主席手的手都不再洗手,都能被万人争握到红肿的年代,那些概率小到能侍奉到主席的美女服务员们,怎能不身价升天呢?至今几个闲坐忆玄宗的白头宫女,不仍旧星光熠熠的吗?

江青坦言“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显然,“伟大的导师、伟大的舵手”涉嫌精神上的狂妄自大,“伟大的统帅、伟大的领袖”则涉嫌权力上的狂妄自大。谁都知道,毛泽东是借助一党专政成就了自己的帝王梦的。早在登基前他曾对丁玲说“延安像个小朝廷”,与她一起玩过敕封文武百官与三宫六院的游戏。晚年毛泽东用文革杀了回马枪之后,彻底摆脱了苏俄党的集体领导束缚,终于以毛氏夫妻店夺了权,专了一党专政的政,圆了他千古一帝之梦。

早在1958年3月的成都会议上,毛就提出“需要个人崇拜”;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他再次提倡“个人崇拜”。借助林彪发动文革后,毛成了披着红色外衣的独裁极权帝王,其一人极权达到了不受监督制约、不可分割分享、不容觊觎窥探、不容思索置疑甚至不可接班继承的地步。他为建立毛氏家族王朝发动的“全面内战、打倒一切”,标志着公共权力彻底落入个人手中并为捍卫家族权位而用,哪里还有什幺立党为公的影子?他把个人进退荣辱置于国家民族兴衰祸福之上,全国人民服务于他一个人,哪里还有什幺为人民服务的影子?

回想毛泽东时代,原本既无外敌入侵,又无连年天灾,本应是个国泰民安的和平进步年代,却硬是被邪恶的政治运动制造出无数家庭与人伦悲剧,弄得“冤狱遍于国中”(胡耀邦语),凭空制造出了血流成河的人道主义灾难。

专制主义的本质,不过是茹毛饮血地弱肉强食罢了。反省那个全民雌伏至谄媚,癫狂至乖佞,愚钝至蛮傻,偏狭至自闭,暴虐至血腥,虚妄至荒诞,滑稽至乐极生悲的毛时代,其特征正是弱肉强食,嗜权嗜血。8亿人之所以被教唆、蛊惑至五迷三道地同类相残、茹毛饮血,正因为几代人被毛泽东思想洗了脑——在“8亿人口,不斗行吗”的最高指示之下,“谁拳头硬谁称王”的主奴人身依附大行其道,全民被刻意置于匮乏与恐惧之中,盛行出身歧视,按血统划分敌我,按言论与思想定罪等等,都是国家奉行暴力恐怖统治,全民信奉权力至上,利益至上的根源。

毛思想的核心,是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种信奉争权夺利可以丢弃道义的余毒,至今仍残留在我们体内——中国人至今不识真假、不论是非、不辨善恶、不分美丑、不知荣辱地苟活着,为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权力与利益继续全民恶斗着,不仍旧是在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里打滚吗?